村民:申请永久遇变天‧怕土地局弄丢旧地契

村民:申请永久遇变天‧怕土地局弄丢旧地契(霹雳‧实兆远、华都牙也)民联执政下的霹雳州进行了6项利民新措施,其中同意新村及马来重组村改为永久地契是圆了华社60年的梦想,让村民后代子孙有保障,于是村民们赶快把隐密收藏的新村地契找了出来,以期能换回一张永久地契。然而,当变天的消息传开后,村民的旧地契已交给土地局,换来的仅是一张收据或通知信,令村民们深感缺乏保障,除了担心新任政府取消这项政策外,更怕土地局把他们的旧地契遗失了,届时,他们将面临“赔了夫人又折兵”的窘境。西马拥有452个新村,以霹雳州占最多,共有134个华人新村。当霹雳州民联政府宣布州内新村可到土地局,申请将屋地转换为永久地契时,霹雳州内共有349个重组村及134个新村屋地的地主受惠。《》记者走访了有“小福州”之称的实兆远,此地区是霹雳州内正在迅速发展的地区,因此,当该地人民获悉可申请永久地契时,许多居民都不惜聘用律师处理申请手续,以期取得永久地契后,商店或住家的屋价有望水涨船高。另一个与实兆远的发展有天渊之别的小新村,即华都也牙的贞德隆新村,该村只有400多户。与其他新村一样,它是日战后华裔的重组村,村民大多以割胶为生。没永久地契不敢重建许多村民都在该村住了超过50年,房屋早已陈旧,但许多人只取得30年地契,以致他们都不敢重新搭建房屋。直到民联务边国会议员李文材到新村内去游说村民申请永久地契时,村民们才把旧地契交到土地局官员手中。早上割树胶,下午到菜园种菜,以劳力养活一家六口的蔡东京表示,祖屋是父母留下来的,《》记者走入蔡家时,抬头一看就见到阳光从屋顶照射进来,只因陈旧的亚答屋已破漏。他的妻子笑言,住在亚答屋内天热时好避暑,若遇到雨天则有免费的“交响曲”了,只因四处都漏水。虽然申请这间祖屋的地价估计需2000余令吉,不过,为了保存祖屋,蔡东京希望能争取到永久地契以后,才有信心重新建立。较之前,贞德隆新村的地契都只限30年,有者在1999年地契到期时获更新至60年,有者则只获30年期限。蔡东京是于12月初民联州议员带领土地局官员到贞德隆新村替居民办理永久地契时,就把旧地契交给土地局,当时,他手上没有接到任何收据或证明,虽然不放心白白把旧地契交出来,但为了取得一张永久地契,唯有信任于民联政府的工作效率。盼新政府交回旧地契蔡东京表明,由于他不谙马来文,所以大家都说可以申请到,他便依据其他街坊的做法,也没有多想。“直到1月,我收到土地局寄来一张通知卡表明已于12月24日收到文件,我们才放心,以为土地局应该已批准了我们的申请。”然而,最近街坊邻里又再次讨论说霹雳州变天了,他们的永久地契可能也“泡汤”了,不禁再次令他的心情跌至谷底。“作为小市民我们也不能做甚幺,唯有听天由命,最重要是,就算申请不到永久地契,新政府也应该把旧地契还回给我们,最怕是连旧地契也被没收,我们就一无所有了。”是否获永久地契盼国阵政府交代居住在实兆远的周冠理(58岁)在去年获知可申请永久地契时,便着手把本身两间店及一间祖屋的地契转为永久地契,谁知却因不熟悉程序及手续问题以致常常碰钉子。后来,他的一位律师朋友乐意替他处理,并于去年12月15日提呈到曼绒县的土地局,在一个月后即今年1月16日他即收到土地局通知指他的申请已经批准,并指示他去缴交地价费。不过,在查看费用后,发现到土地局所徵收的费用过高,一间祖屋也要缴5000多令吉的地价费。他相信土地局并未给予重组村的土地价值折扣,所以他便暂缓缴交,不料霹雳州突然变天,他手中只有一张地价表与呈交地契的收据,令他忐忑不安。“因为民联州议员倪可汉曾说过,新村和重组村的土地增值可扣高达80%,作为转换永久地契的地价收费,而我的3张地价表,一张5000多、一张6000多、另一张高达二万多,我相信这是土地局未给予折扣的价格。”他表明,由于年关将近,忙碌的他唯有暂时搁下此问题,等农曆新年后再到土地局询问。谁知,这2天获悉霹雳州变天,令他忐忑不安,深恐土地局的批准会随着政权移交而作出更改。不过,他认为,国阵政府执政后应该要给予他们一个清楚的交代,还回给人民应有的权益。“这2天我到茶室喝茶都听到街坊们在担心着永久地契未到手,旧地契又被土地局收回的问题,我们这些小市民正担心新任政府上朝后不知会如何‘对待´这些旧地契。”他说,据他所知,有一些人手上甚幺证件都没有,只因旧地契已在申请时被土地局收回,又未收到批准信,以致手无一纸证据,令他们毫无安全感。“目前局势未定,也不知往哪里投诉好,所以唯有等待了。”民联:发永久地契法律上属有效行动党霹雳州主席拿督倪可汉在受询时表明, 霹雳民联州政府已发出的新村永久地契,在法律上是有效及有保障的,不会被收回。他指出, 对于一些已把手中持有的原有地契交给土地局, 以便申请永久地契的村民,在法律上, 他们的申请还是有效的,除非国阵政府改变政策。因此,他吁请人民放心,永久地契的申请是有法律保障的。实兆远简介海军基地实兆远是霹雳州曼绒县的一个地区,面积为331.5平方公里,人口超过9万名,其居民多为中国福州古田县移民的后代。这个地区最初是以橡胶采集和乳胶加工为经济支柱的小居民点。到了1980年代,由于棕油价格超过了橡胶及乳胶,且油棕种植业需要的人力更少,剩余的大橡胶园大多被改为油棕园。1990年代以来,实兆远城市发展迅速。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马来西亚海军在距市中心10公里处的红土坎(Lumut)建立了目前全马最大的海军基地。船员的消费力带动了城市商业的发展。华都牙也简介近打县老大华都牙也是近打县县城,它拥有法庭、监狱,医院等,在近打县是老大哥的身份。华都牙也开埠初期,公路只有2、3英里,其余都是碎石路、泥径等。最快捷的交通工具是马车,当马车载旅客向东行约3公里处便可到达另一个小埠,马路到这个地区终止,必须掉转马车回去。因此,这个新村便是“布先”(Pusing),即旋转之意。从此定名为布先,华都牙也附近还有务边、埔地、督亚冷及贞德隆等。【热点新闻:霹雳变天】‧2009.02.08

Related Posts